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化西陵 > 文艺作品
陈继斌:西坝散记

  “航母”,将整装待发,驶出长江,驶向大海,与国际接轨!到那时,宜昌美丽的江心岛将迎来一片曙光!西坝重新崛起之时,可计日而待矣!

  虽然移居宜昌三十多年了,到西坝的次数也不少,但对西坝存在一个误解:总以为西坝是兴建葛洲坝水电工程时,为了需要而人工堆筑的一个小岛。

  2016年12月24日,在“宜昌作家走进西坝”活动采风中,赫然在目的明清古建筑让孤陋寡闻的我惭愧不已。

  通过了解,得知西坝有着悠久的历史。其历史甚至可追考至史前时期。

  据《东湖县志》记载:西坝早在公元272年就亲历了三国之战。今天的“邓家坨”地名的来历就可追溯到三国大战时期。在遥远的当年,东吴将兵器屯集于此,长达八年之久,故名“屯甲坨”,后因方言以讹传讹,将“屯甲坨”叫成了“邓家坨”。

  至于西坝的成因,可以在张修柱的《中国历史地貌与古地图研究》中找到:长江自西向东冲出南津关后,江面宽阔,水流趋缓,江心迂回处“长”出了两个并列的沙洲:“大者居古城之西,曰西坝;小者居西坝之北,曰葛洲坝”。作者张修柱称:根据史书记载和实地考察,西坝、葛洲坝分汊河道在史前即已形成。

  史前时期乃正式历史记载之前。很难想象,在古老的过去,智人——我们的祖先是怎样走出非洲、跨越大海、历尽山长水阔的艰辛来到亚洲、继而费尽周折来到彝陵、又是何年何月搭乘自制的木筏扎根西坝的过程。

  也许,在经历了无数次的灾荒、战乱之后,当初扎根西坝的古人的血脉早已不复存在;但是,可以肯定地认为:西坝,这个曾经荒凉的江心小岛,当她迎来第一批原始人的时候,就已经开启了从茹毛饮血到现代文明的大门。

  假若时空可以穿越或者叠加,那么,完全可以像科幻电影那样塑造蒙太奇之类幻景;于是,当我们走在这悠长静谧的小巷里时,我们冒失的尖叫声骤然惊醒了远古某一位少女的梦幻,幽怨的呵欠声会让我们停下脚步、敛声息气。或许,我们恣意的脚步在恍恍惚惚中踩翻了远古某一个小家庭的陶罐,发出一片乒乒乓乓的响声,紧随而起的责怪声与炊具倒地的脆响和在一起,瞬间就打破了小巷的沉默与幽静······

  脚踏在古老的土地上,脑海里幻化出一片古人安居乐业的祥和气象。据以色列作家尤瓦尔-赫拉利的《人类简史》推断,从旧石器时代到新时期时代,原始的采集渔猎生活是相当轻松而愉快的,那时的人们每周只需劳动七八个小时便可满足一家老小的生活。因此,古人的业余时间是相当富裕的。当年的西坝古居民的生活一定是惬意而舒适的。这一批批惬意和舒适的居民虽然早已随风飘逝,但她的基因仍然深深地根植于西坝这片沃土上、并一直延续到现在。之所以如是说,是因为此前的三十年里,我曾多次到过西坝,这里生活似乎比现代节奏慢了几个节拍,很少看到行色匆匆的路人,西坝人的步态里透露着一种悠闲自在的舒缓。

  如今,主城区的人们在选择饭局的地点时,大多会不约而同地说:到西坝吃鱼去吧。于是,大家驱车来到西坝,选定一处临江的餐馆,热腾腾的鱼火锅端上桌来,整箱整箱的啤酒抬过来。于是,豪饮者如关西大汉执铁板高歌,细品者若江南女子浅吟低唱······当喧嚣归于沉寂,丝丝惬意和舒适便在血管里流淌。

  走进新兴街,昔日的商贾云集之地呈现出大潮褪去之后的宁静与安详。古老而斑驳的墙壁上青苔丛生,肆意掩盖着逝去的喧嚣与繁华。成片的、白发似的杂草嵌满了墙缝,忘情地在风中摇曳。很容易让人想起“白头宫女在,闲坐说玄宗”的情景。

  据说皂角树巷曾经生长着两颗需二人才能合抱的大皂角树。在西坝黄陵庙香火鼎盛时期,沿长江上下近千公里的香客来西坝进香、还原、求佛,由于人满为患,当年的政府陆续修建了金公寺、栖霞寺、太和观、五通庙等连片寺庙,结果仍然满足不了千里迢迢赶来的香客的需要,于是人们便在皂角树上挂彩带、系红绸。梵音声声,香烟袅袅,烧香的、磕头的、许愿的,前赴后继,络绎不绝······将西坝搅得沸反盈天。

  后来,西坝的黄陵庙、向家牌坊、甲街、新兴街、皂角树巷的热闹与喧嚣仿佛一夜之间都消失了。置身与满目萧然的古巷中,心中五味杂陈。同行的文友们亦跟我一样陷入了沉思。

  繁华落尽,一身憔悴在风里。春去秋来,寒暑交替,岁月在循环往复中变幻出一幕幕繁盛与凋零的画面。西坝也走不出历史的规律啊。

  在一片唏嘘声中,同行的街道办领导告诉我们,昔日的繁华只能属于逝去的岁月,倘若将旧时的繁荣放到现在,肯定是不协调、甚至可笑的。

  如今,西坝将迎来新的生气与繁华。

  西陵区政府将“美丽西坝”的蓝图已纳入建设方案之中。在“十三五”时期,“美丽西坝”力争实现“环岛风景美、绿色产业美、水电文化美、多元融合美、舒适生活美”。尤其令人欣慰的是,宜昌大剧院将落户西坝·····

  驻足在宣传栏前,西坝未来的效果图令人耳目一新,幢幢高楼鳞次栉比,井然有序。树木成荫,绿草如茵,亭台楼阁点缀其间。宛如伊凡·诺维奇·希施金笔下的风景画。人行岛上、鸟鸣枝头、花开滨江、鱼翔浅底,动静合一,相映成趣。

  在下西坝,有六个扇贝状的建筑物吸引了大家的目光,随行的街道办领导告诉我们,这是未来的规划————宜昌大剧院(音乐厅)。之所以做成扇贝形状,是因为考虑尽量避免声音“聚焦”现象,让四边的反射声能够直达听众耳中,使初始时间延迟间隙减少,让每一位不同坐标位置的听众接收到同分贝的音响。因为古典音乐、浪漫音乐、现代音乐这三类音乐所要求的最佳混响时间并不相同,所以音乐厅的设计也不一样······未来的宜昌人民将享受国际大师奉上的音乐盛宴。真乃一大幸事!

  在街道办领导讲解的同时,我惊奇地发现西坝全景鸟瞰图就像一艘航空母舰。这首蕴藏三峡文化底蕴和风土人情的“航母”,将整装待发,驶出长江,驶向大海,与国际接轨!到那时,宜昌美丽的江心岛将迎来一片曙光!西坝重新崛起之时,可计日而待矣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