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外媒看西陵
【三峡日报】这群爹爹,广场舞跳得好有味!

广场舞《赛龙舟》表演现场。 图片由西陵区文体新局提供

本报记者 雷春桃

12月25日晚,宜昌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优秀文艺作品展之“群星耀宜昌”群文优秀节目展演将在五一剧场举行,西陵区学院街办艺术团的原创节目《赛龙舟》是展演节目之一。在2018湖北省第四届群众广场舞比赛中,该节目荣获一等奖,是全场唯一一个全由男士表演的节目。

同样的故事也发生在去年,他们表演的是《哎呀,我的爹》,在全省群众类广场舞比赛中斩获一等奖,本报今年5月28日曾予详细报道。同样一个团队,同样的纯男士表演,学院街办艺术团让宜昌的广场舞大爹们,在广场舞比赛的舞台上焕发出别样的风采。

“团长”加盟,民间艺术团变“专业”

溯源学院街办艺术团,还得从本世纪初说起。当时几个文艺爱好者,自发组成了一个广场舞小团体,闲暇时跳跳舞、唱唱歌,纯属自娱自乐。从兴山县文工团团长退休的徐让,不久也加入其中,并成为团队的舞蹈骨干。

2008年,随着“元老”们的纷纷离去,徐让一肩挑起团长和编导的重担。虽然曾经当过团长,但之前带的是专业队伍,怎样才能带领这样一个民间艺术团体搞出名堂,是他一直在思考的问题。

俗话说,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,艺术团也一样。为了不让人员变动影响艺术团,徐让借鉴当年在文工团的管理经验,给艺术团定下了一套完整而严格的管理制度。

根据该制度,入团有了门槛,需要真正热爱艺术且有一定的文艺基础;演出有了激励,表现好可加分,表现差要扣分;财务有了明细账,服装道具统一购置,所有权在团不在人……用徐让自己的话说,这叫“团队是业余的,管理是专业的”。

启用“爹爹”,广场舞比赛夺大奖

艺术团的立命之本在作品。近年来,艺术团在徐让的带领下,创作文艺节目20多个。

徐让介绍,团里的节目主要有两大类,一类是对大众化节目的改编,最典型的就是《围鼓情》,“体育舞蹈和文艺舞蹈有一定的区别,比如说托举、搭跳、跪地都是违规动作,根据这些规则,我们在原有节目的基础上进行改动。”另一类是原创节目,代表作是莲湘舞蹈《峡江情》,曾在全国中老年公益舞蹈大赛中获得第二名。

怎样才能让舞蹈出彩出新呢?

在2016年男女各半参演《围鼓情》后,该团于去年尝试了一个由清一色男士表演的舞蹈《哎呀,我的爹》。表演时,男演员们身穿马甲、头戴礼帽、手执黑伞,再加上那两撇小胡子,颇有几分喜剧大师卓别林的模样,只往那里一站已充满喜剧效果。

“说起跳广场舞,人们第一反应总是大妈,好像大爹就不能跳广场舞一样!”徐让说,创作这样一个老爹爹跳广场舞的节目,是西陵区文化馆馆长杨世红想出的的点子。“点子一出,我们都觉得妙得很,排练格外认真。”西陵区文体新局在创排上也给予了很大的支持。

《哎呀,我的爹》在当年的全省群众类广场舞比赛中荣获一等奖。这给了团队很大的启示,今年的《赛龙舟》节目,继续启用了这支“爹爹”团队,并再次荣获一等奖。

热情不减,将创作更多广场舞

管理严格、精品不断,学院街办艺术团逐渐成为全市乃至全省小有名气的民间艺术团体。

这些年,团队为参加各种比赛和演出,足迹遍布全国,“北到北京、天津,南到海南、广州、深圳,东到上海。”在徐让看来,去各地比赛参演的过程,也是学习借鉴的过程,“别人的创作手法、编排路子、基本动作,看得多了都了然于心,很容易借鉴到自己的作品中来。”

又到年底,徐让已在酝酿明年的主打节目。“俗话说,北秧歌,南花鼓。安徽有花鼓灯,云南有花鼓戏,远安有花鼓剧团,宜昌也要有自己的花鼓舞。”他说,明年要再围绕花鼓做文章,创作更多的花鼓舞。至于演员是否会继续选用广场舞爹爹,他表示要根据节目来定。

“因为真的热爱,才能坚守这么多年。组织一个团队一起排练、一起演出,既收获了健康与快乐,又发挥了自己的余热。我希望自己能以这种方式,在老年生活里为社会做点贡献。”

徐让如此想,也这般做。希望未来观众们欣赏到更多由他们创作或演出的舞蹈节目。